余鱼御

三月十三

园,黄色小鸭,保温杯,方
4.17

是亲是情是你,用不宽厚的肩膀背着我走过婴童,用不柔软的手牵着我走过童年。
  是温是柔是你,用温柔的眼做不自信的我永远的后盾,用略沙哑的声音为年幼的我指引方向。
  愛,是心。
  心,是你。
  母亲。

白鼬 长相娇小可爱,会旁若无人地模拟作战计划(假装面前有敌人 开始尬舞)

蛛蜂 将卵产在捕鸟蛛体内。与天敌搏斗,不吃,麻痹他,给孩子吃。

双垂鹤驼 与恐龙有密切关系,锋利脚爪,凶猛好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每天吃5公斤水果。

婴猴 惹人怜爱的外表,令人咋舌(可怕)的捕猎技巧。
薮猫 死鱼眼,四肢纤长,耳朵大,脖子长,冷静,不浪费体力,善于偷袭。
珠鸡 长相笨拙,可垂直起飞,极少被捕捉。
黑白雀鹰 好看,可在林间高速飞行。

10.2写在备忘录上的,由于换手机,暂时放这


你的眼睛在认真时会变成漂亮的金色,你的笑容是我未曾见过的灿烂。

我看着你刚从长野来时的莽莽撞撞、什么都不懂的棒球白痴,到现在去主动学习配球、独当一面的模样;我看着你从球被打出就慌乱得不行到能大笑着对队友们说出“我会让球不断的被打出去的,就拜托各位了!”这样帅气的话;我看着你从缠着捕手要求“再来一球、不十球”到会对着后辈可靠地说出“今天到投数了”。

你曾在初到青道时的自我介绍中因为自己的无知而大声又自信地喊出“我要成为王牌!我就是为此而来的!”这样的豪言壮语;

你曾背着18的背号,在那场比赛的最后一局因承受不住一个队的夏天而崩溃,看着向来不苟言笑、严于律己的队长因为这个最后的夏天落下的泪,开始自责自伤,患上了投球恐惧症,再投不出内角球;

你也曾背着18的背号,在王牌投出四坏时被派上场,明眼人都知道这场与市大三的比赛教练早已放弃,为了队伍王牌的成长,你却一根筋地、拼尽全力地投球只为引导球队胜利,甚至投出你人生中(比赛里)第一支长打;

你曾被教练评语“天赋比降谷还高”;也曾被信赖的“师傅”告知“有降谷在,高中三年也不可能当上王牌”。

每天清晨,在茫茫黑夜中你拖着轮胎开始你这一天;每天晚上,又是在你拖着轮胎结束你这一天。

你跌跌撞撞地走,摔倒过,也做过无用功,眼睛却一直向着前方望去,踏实地、坚实地走下每一步。周围的人对你说的,你都不在乎,周围的人对你所不在乎的,你还不懂。

没有人对你抱有那样的期望,所以他们对你的努力虽然看在眼里,也记在心里,却不会去思考这有什么结果,这一日日的积累会成为什么。

直到市大三、白龙战,他们才发现你已经走得比谁想得都远、比谁期待得都远了,他们才开始想象,你背上王牌背号的模样。

我看着你一点点的成长,无比期待着你成为王牌、成为大家所认同的依赖的、唯一的王牌,看着你球种逐渐增多,看着你克服投球恐惧症,看着你投球逐渐稳定,害怕着又有什么挫折困苦再次绊倒你,又无比自信着再没有能牵绊你的苦难。

坚信着流过汗决不是白流,信赖着伙伴,看着眼前的手套,若要论气势决不会输给任何人,这样的你又怎么会再次被击倒呢?

在这个夏天,你就是队伍的王牌!

让我们过一个最任性的夏天!*